參、新黨反核四說帖謝啟大委員辦公室

回目錄

   

一、核電如果便宜又乾淨為什麼我們不要用它?

(一)核電廠「工期長、造價貴、維護費高」。停建核
   電廠已是全球趨勢。

  核電真的是最便宜的能源嗎?從我國以往興建核電廠的經驗,核一、核二、核三的預算至完工時已各追加到原先編列預算的2.3倍、2.86倍及2.72倍、平均追加2.58倍。而建廠之後的運轉維護、電廠除役、核災變防護之支出、核廢料之處理乃至核電所導致的社會總成本,又均為建廠費用的數倍。以目前台電所估核四建廠進度完成約百分之三十,預算已追加至2,082億,如果繼續興建下去,依以往台電建廠成本可能追加2.58倍的經驗,即可能須投入5,372億元,廢料處理與社會成本尚不包括在內。大家可以算一算,擁有一座核四廠將須投入多少的金錢?而依能源權威陳謨星博士指出,美國興建同一發電量的燃氣電廠,僅須核電廠十分之一的建廠成本。核電廠的造價最昂貴,此可由世界上沒有一家民營電廠願意選擇以核能發電足以證明。事實上台電長期以來一直以「低估核電成本,高估其他能源成本」的方式,製造核電便宜的假象,以達到堅持興建核電廠的政策目的。

(二)核電是最不經濟、沒有效率的發電方式

  核電專家羅慕義先生保守估計,以台電自行估算的核電成本1.689元,最少須乘以1.5倍才屬真實成本,故核四發電成本每度電最少應為2.423元。如此,己超過燃煤1.758元,燃油2.082元及燃氣2.233元,如此尚未包括前述的運轉維護、電廠除役、核災變、核廢料處理等應加計之成本,顯然核電的固定成本已高出其他的發電方式甚多。

  但為了維持核電必須24小時基載,卻要犧牲火力、水力或燃氣等機組的開開關關,以供應核電持續運轉;這種使用核電大型機組來供應尖峰用電的方式是最不經濟,也最沒有效率的作法。

  全世界的核電廠若非政府補助或免稅等措施的支持,在電業自由化的體制下早已關閉而無法運作。

(三)為了保護台灣生態環境並得以永續經營

  核電廠在興建時大量開挖土石,嚴重破壞環境,核電運轉後,因核燃料分裂過程,產生高溫、廢熱及更嚴重的輻射污染問題,雖然這些放射性物質不會立刻產生病變,長時間透過食物鏈,在核電廠附近的生物將長期受害而畸形發展,核二廠出水口的秘雕魚就是最直接的證據。而核電如果發生如車諾堡的爐心融毀事故,那麼台灣這塊土地將遭萬年不復的劫難。至於核電廠不會產生二氧化碳、硫、氮化物等,則更是見樹不見林的說詞,因為二氧化碳、硫、氮化物均已能用現有科技減少或還原,但核廢料是無法還原,而且會幾十萬年長期存在環境中的,到底哪一種危害性大呢?

(四)尊重生命,以確保人民的安全與福祉

  為確保台灣二千三百萬全體人民之生命安全與福祉,以及後代子孫之權益,新黨在2000年政策綱領中提出明確的電力政策,希以理性的態度及更符合民主程序之方式,重新探討核四廠興建問題,除非能有效減低民眾抗爭之社會成本與確實妥善處理核廢料問題,否則不贊成興建核四廠。

  因此新黨積極參與「核四再評估委員會」,促使核四的相關資訊逐一公開化、透明化,讓人民逐漸清楚瞭解無論從經濟、生態、安全的角度而言,廢核四有其絕對的必要性與迫切性。

二、廢核四將面臨工商業發展受限、企業出走,此一困境如何解   決?

(一)提昇能源效率、興建小型、高效率發電廠,絕無
   缺電之虞

  根據經濟部能源會的統計資料顯示,即使不建核四,到民國2005、2006及2007年,我國電力備用容量率仍將高於1990年代的水準,經濟部也肯定表示:「不建核四,台灣十年內不會缺電」。至於台灣每屆夏季即會缺電的現象,係因台灣電力需求之峰、谷差異太大,而核電廠之機組為二十四小時都在發電的基載容量,根本不適合因應尖峰時段的缺電問題,再加上台電的輸配電管理與電力負載管理不佳,是導致夏季缺電最主要的原因。事實上只要淘汰台電現有低效率發電機組,全面換裝複循環燃氣機組,二年之內即可完成提昇能源使用效率,其產生的電力將比一座核四廠還多。況且核四還要四、五年的興建期,汰舊換新現有機組更為省錢、省時,此外也可興建中小型高效率的發電廠(尤其是北部地區),增加供電的穩定性,因而即使發生天災,也無缺電之虞。

(二)協助民間電廠的設立

  經濟部稱2005年前北部地區包括長生、長昌、國光、新桃、和平及大潭發電廠可望陸續運轉;另可加裝機組,並再開放三座民間天然氣發電廠,以填補核四停建後減少的發電270萬瓦的容量。

(三)發展多元化能源,以取代核四

  以安全、永續的再生能源替代核四,應為我國未來供電主力。雖然是正確的方向,但目前因限於規模及價格問題,短期內恐怕無法立即實現。目前最經濟有效且具體可行的方式,應分為短期及長期兩個方向;就短期來說:1)可將目前之燃煤及燃油發電廠改造成天然氣或採用淨煤技術之發電廠,以提高發電容量、能源效率及減低硫、氮化物的排放;2)在台灣各地興建中小型高效率發電廠,減少輸電損失,也可增加系統的穩定性;3)在工業區鼓勵工業界自建汽電共生廠並與輸配電網連結。至於長期來說,研發及引進再生能源(如太陽能、風力、沼氣、地熱及生質能源等)淨煤發電及燃料電池之技術,再配合電力自由化政策,我國必將可躋進全球能源發展的潮流。

  大家都知道,中國人常說:「窮則變,變則通」,也就是說只有停建核四(窮),才能促進新能源技術的發展、工業政策之調整、電力市場之自由化(變),最後達到現代化、合理化、多元化的能源結構(通)。

三、廢核四,賠償及損失問題如何解決?

(一)在計算賠償及損失金額前,台電應該公開訂約內
   容,並將實情完整告知。

  核四再評估過程中,台電所提出的預估賠償及損失,有片面及誇張之嫌。眾所周知,我國政府採購合約,有許多一面倒有利業主之商業條款。即使如台電所說須付出七百至九百億,但是,別忘了這些錢是以購入設備為基礎計算的。這些嶄新的設備,不可能不值一文,完全不能利用吧?台電再評估過程中,完全站在支持續建之立場,不僅封鎖對台電有利之合約條款,甚且誇大損失金額,違背了行政中立的原則,誤導民意,莫此為甚!

(二)核四停工反而省錢

  核四計畫若停辦,有關補償將須依工程合約規定辦理,預計其停辦之總損失(按台電提供,至本年八月資料計算)包括:目前已支付金額465.89億元(係累計實績數481.02億元,扣除可供利用之土地成本15.13億元)。另已發生契約責任部分依合約規定應補償之金額,預估最少285億元,至多為437.40億元,故核四若停建之總損失金額預計最少751.44億〔465.89億元+285.55億元〕,最多903.29億元〔465.89億元+437.40億元〕。據經濟部的估算如果購入的設備可以轉讓損失只有300億左右。

  從上述內容中可知核四停建的賠償最多為903.29億元,替代方案改良複循環機組的費用,陳謨星博士估計共須500億,故包括核四停建之賠償及替代方案之建置費用,最多要花1,403億餘元,如此即可達到與核四完工目標之電力。但如果核四繼續興建,依前述建廠估計應須再支付4,891億元(5,372億-481億)。因此不建核四反而省錢。

四、核一、核二、核三廠產生之核廢料已存放在台灣多年,再多一
  座核四廠有什麼關係?

(一)核廢料遺害子孫萬年以上

  在您我有生之年,確定無法解決核廢料的問題。低放射性的核廢料,至少需要做三百年之監管,高放射性核廢料,如使用過之燃料棒,則需要與人類生活環境作隔離。除了在地下經過堅厚的岩盤掩埋,直至目前為止,人類尚未想出更好的處理方法。這代表我們幾千代乃至幾萬代的子孫,對前人因一時需要所留下的核廢料,永遠必須小心翼翼的監控,十萬年內如果發生大地震、大災變,岩盤破損,輻射外洩,就會釀成巨災。如果以地球村的概念來比喻,我們的後代無異是居住在一個恐怖的地球輻射村內。我們即使不能做到「前人種樹,後人乘涼」,但也不應該「前人使用,後人遭殃」。

(二)台灣始終無法處置核廢料

  我們的核一、核二、核三廠所製造的核廢料目前均無法安置,且受到居民嚴重抗爭,如果興建核四,繼續產出核廢料,我們所花費的處理成本及社會成本還會更高;更何況台灣是高溫、高濕、地震、颱風頻仍的地理環境,又缺少堅固、大塊岩盤來掩埋核廢料,我們對核廢料已束手無策,怎能再產出?

 (三)核廢料中劇毒恐被移作非法用途

  核廢料中最毒的物質為鈽,只要百萬分之一即可致人於死,鈽可以再次提供能量,只要10公斤就可以製造一顆原子彈,因此,這些核廢料如果沒有妥善處理,將很容易落入非法用途。

(四)全球各國無不拒絕接受核廢料

  台灣因屬海島型地區,根本無法找到巨大堅固乾燥之大塊岩盤藏放高、低放射性核廢料。目前台灣低放射性之核廢料近10萬桶,尚暫存放於蘭嶼,且已逾承諾蘭嶼居民遷出之時限。而核燃料棒等高放射性核廢料及其餘低放射性核廢料,則分別暫時貯存於核一、核二、核三廠區內,雖一再計畫移至境外掩埋,但均受到國際及當地國民的抗議而作罷;目前全球的核廢料均只能在本國掩埋,無法外移。台灣已因於不知情的情形下,建了核一、二、三廠,產生數十萬桶的核廢料無法處理。怎能在已知危險後,以「債多不愁」的心理犯下更多的錯誤呢?

五、全球有許多核電廠十多年來並沒有發生核災事故,且核四為更
  進步的機組,看來核災並不容易發生,我們為何害怕核電?

(一)科技不能保證絕對安全,核災只怕萬一

  台灣核一、核二、核三廠已運作一、二十年,雖不曾發生重大災害,但跳機事件頻傳,且機具設備原本至少可使用三十年,但用了十多年已常常須要汰換重要零件;而在1979年美國三哩島核電廠及1986年蘇聯車諾比核電相繼發生重大核災變後,更證明了科技不能保證絕對安全。核災除了機具本身問題,人為因素正是最無法控制的災變原因,核災只怕萬一。九二一大地震全台死亡二千餘人,房屋傾毀數萬間,已造成台灣元氣大傷。核災變十、百倍於九二一大地震之損害,一旦發生,台灣百年內將難以回復。縱然只有萬分之一的發生機會,我們願意冒這麼可怕的危險嗎?

(二)台灣位處地震帶,核電廠耐震度設計太低

  台灣處於環太平洋地震帶,而核一、核二及核三廠則分別位於金山、崁腳及恆春的活動斷層附近,核四附近更有六條斷層;此次1999.9.21集集大地震,距離震央40公里以上的台中縣石岡鄉,地震強度的加速值為0.5g,比核四只以0.4g標準設計還高出許多。這樣如何能保證核電廠的安全?

六、台灣若遭封鎖,核燃料可以維持兩年運轉,為什麼我們還要拒
  絕用它?

若遇戰爭,核電廠就如不定時的原子彈

  一旦發生戰爭,核電廠將成為最先被攻擊的目標,就像一顆不定時的原子彈,其後果不堪設想。而且現代的戰爭必定在短時間內定勝負,絕不會拖延至兩年;何況核燃料棒並非核能電廠維持運轉的惟一要素,其它諸如機械零件、濾材,機組啟動時之油料,甚至傳輸線路等,無一不須維持功能之完整。去年兩次輸電塔倒塌之意外,核能電廠立即跳脫,您說核燃料可以維持兩年,有意義嗎?此外,戰略上要保存發電能力,就應該把電廠疏散。以核四兩部機組達二百七十萬千瓦,相當將六座中型火力發電廠之規模,集中在一處,正好犯了兵家大忌。台電提出這樣一個論點,不知道是什麼邏輯?